2019年12月2日

原标题:美媒:中国新年预示增长而非困境 中国基本面没问题

美国《福布斯》2月25日文章,原题:中国新年预示增长,而非困境 本月迎来中国的猴年。现如今许多投资者最大的担忧是中国经济减速及其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市场反应过度了吗?笔者认为是的。摩根大通负责人杰米·戴蒙本周表示,对中国的种种担心都是错的。今天的中国与19世纪60年代的美国没太大不同:政治上不可预测,经济和基础设施尚不成熟。笔者刚从亚洲回来,赞同他的看法。不论官方GDP统计数字怎么说,中国距离潜力全部释放还远着呢。

笔者在华参观了有5万员工的华为园区。所有迹象都指向继续增长,且战略复杂性不断增加。面对电信运营商的各种复杂需求,华为很快学会了如何重整其供应链战略。

回到香港,笔者见到中国移动国际有限公司的首席战略官。在这里,视角也是前瞻的,非常重视互联网、数字供应链等。在寻求合作共赢及适应中国巨大机遇的最终消费价值主张时,他们与供应商和地区其他企业的关系正迅速演变。

另一方面,透过较小而实力强劲的邻居韩国的眼光来看,中国也接近于戴蒙对一个蓬勃发展、但尚欠发达的大国的看法。三星如今不再视中国为低成本制造业基地了,甚至不再是重要客户,而成了一名危险的竞争者。

同时,中国企业正忙着并购世界各地的对手,投资未来技术——如基因和机器人技术,并从制造用于出口的玩具和计算机行业中分离出来,进入娱乐和电商的创新新领域。中国GDP增长率是降低了一点,治理如何也尚需拭目以待,但这个国家的基本面没有任何问题。

对全球各地的供应链管理者来说,这意味着不仅要重视中国消费者想要什么,还要重视这个国家整体上如何从生产者经过消费时代走向一个创意未来。

2004年也是猴年,但那是一只乐于助人、顽固的木猴,契合彼时中国“世界工厂”的角色。如今,已到了重塑、改变和创造一条新道路的时候了。(作者凯文·奥马拉,陈俊安译)


农村剩男为何“饥不择食”?

春节我回家乡,乡亲们告诉我,如今小伙子娶老婆真不容易,女方要礼金少也要20万,大多讨要30万,有的还规定要有车、城里还要有房。


体制内产生不出思想家怎么办

我们需要寻找其他路径。这个路径就是,体制内专家学者继续承担诠释和解读的职能任务,同时给体制外专家学者更大的思想空间。


国民党近百年痼疾能改掉吗?

国民党的问题并不是马英九个人的问题,而是国民党的权贵性质问题。国民党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起到今天,从大陆到台湾,在本质上一直是一个脱离社会大众的权贵型政党。


高铁票价会涨到高不可攀吗?

铁总作为国有部门,为追求自身利益而定价,甚至不惜减少穷人福利,是否违反公平原则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