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4日

降雪过后,昨天的京城空气清新。虽然天空并未放晴,温度也偏低,但龙潭庙会内人头攒动,游客数量较前天有明显增长,无论是停车场还是卫生间门前都排起长队。但与往年临近假期尾声才降价促销不同,昨天就有不少小吃摊为招揽游客主动降价。

促销请来师徒三人

以往各小吃摊只有在临近假期尾声,才会降价销售。但记者注意到,昨天就有不少小吃摊位挂出了减价销售的牌子。在一家烤串摊位前,记者看见价签标着20元一串的羊肉串,却以不到2折的价格销售,老板还不时举起手中“10元3串”的牌子卖力吆喝。一些位置相对便宜的摊位,老板更是“挥泪甩卖”,喊出“10元4串”的低价吸引人气。

“我们也不想今天就打折,不过昨天上的货太多,又赶上下雪,游客少了,今天只能打折卖了。”一位小吃摊位的老板无奈说道。

也有一些摊位不打价格战,而是让店员穿上玩偶装招揽游客。在一家小吃摊前,三名店员就打扮成了西游记师徒三人,引来不少游客与之合影。另外一家卖“轰炸大鱿鱼”的摊位前,一名店员更是穿起了搞笑的“鱿鱼装”揽客。

一天要运垃圾100桶

虽然人气爆棚,但记者注意到庙会环境却是干净整洁。一位保洁环卫工告诉记者,他每天平均要清理垃圾100桶左右。“初一时游客比较多,总共清理了150桶。昨天游客稍微少点,但也有80多桶,按照往年算平均一天100桶吧。”这名环卫工称,他们要从早上7点开门前一直工作到下午5点关门。“往年随便乱扔的人比较多,我们主要精力都花在打扫路面上了。但这几年已经好多了,乱扔垃圾的游客越来越少,我们工作也能轻松点。”

此外,当日专门为龙潭庙会开辟成临时停车场的北京游乐园门前排起了长长的车队,此时停车场里百余个车位已经趋于饱和,管理员只能分拨放行。司机薛先生告诉记者,“在门口等了快20分钟才进来的,孩子都有点着急了。”

晨报96101现场新闻

记者 黄晓宇/文并摄

锦芳松肉成串卖

与前几年不断出现的摊位“标王”相比,今年龙潭庙会上的黄金摊位已经被京城餐饮老字号和名特优小吃所占据。除了以往与龙潭庙会合作的老字号餐饮都一处、便宜坊、茶汤李、力力豆花庄,今年还增加了御膳坊、锦芳小吃、户部街马记等新面孔,近20家老字号在这里聚齐儿,游客可以一站式品尝到各家老字号的正宗小吃。

昨天上午11点,多个老字号小吃的摊位已经排起了长队,天桥茶汤李的一位工作人员用大喇叭喊着“请您排队购买,也可以买袋装的回去喝,味道一样的!”记者注意到,喝茶汤的小碗采用可降解环保型的纸碗,勺子使用的是印有“福”字和“天桥茶汤李”标识的木质小勺,虽然成本高了不少,但食客们使用起来比以往的塑料勺方便不少而且更环保。

记者还发现,为了方便游客,各家老字号也使出了浑身解数。比如以往散装的松肉,在锦芳小吃的摊位上却是按“串”出售。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前食客要一手端碗、一手拿牙签扎才能吃,“今年我们把松肉像羊肉串一样穿成串,这样就能单手拿着边吃边逛。”

截至昨天下午1时,龙潭庙会客流量达7.6万人次。

晨报记者 王萍

毛线版“植物大战僵尸”卖萌

晨报讯(首席记者 崔红)厂甸庙会昨天迎来游客高峰日,待客5万余人次,同比增加10%。烤半斤重的大鱿鱼,毛线编织的植物大战僵尸(上图),甚至是五星级宾馆的咖啡甜点……很多有特色的新产品齐齐来赶集,为传统庙会注入时尚和童趣。

厂甸庙会今年不再是兔爷、风车、糖葫芦的天下。“高大上”的金融街威斯汀酒店悄然进驻老庙会,除了销售酒店的各式纪念品,星级大厨还带来多款美食小吃和热咖啡,以10元的亲民价位赚足人气。一杯浓咖啡,一盒草莓酸奶,一杯党参桂圆红枣茶,正宗的西式口味让你有了穿越的感觉:“这是厂甸庙会吗!”

来自台湾的“轰炸大鱿鱼”不仅秒杀了京城庙会上的各方“串儿王”,更让爱“烤串儿”的老北京开了眼:大鱿鱼插在竹签子上,足有半米高,重达半斤。虽然30元一串,买的人却排起队,还有不少人往家带,刚举着走出陶然亭公园,立刻引起路人围观:“呦,您举的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最萌的要数毛线编织的“植物大战僵尸”中的各种植物。向日葵、食人花、豌豆、坚果、蘑菇、倭瓜……全凑齐了。小盆40元,大盆80元。记者抱怨有些贵,摊主却说:“全都是手工编织的,就挣个工夫钱。”电子游戏中的英雄“活”了,不少大人、孩子都围着摊位流连不舍。韩春雪/摄

东来顺奶酪

一天卖出600瓶

昨天虽然天气阴沉有大风,但仍有约12.3万游客涌向地坛庙会。

在地坛庙会,老字号东来顺摊位上除了传统的涮羊肉、爆肚,还出现了一种新品奶酪,受到不少游客追捧。

东来顺摊位负责人吴振华女士告诉记者,这种产品有三种口味,酒红色的山楂酪、嫩黄色的焦糖布丁和奶白色的奶酪。“瓶口的位置我们还特别用油纸包裹、细绳捆扎,显得很古朴。”她说,奶酪一推出就受到游客的喜爱,一天至少销售600余瓶。

记者看到,每个瓶盖上都贴有注明生产日期的标签。据了解,为了保证产品的新鲜,东来顺的师傅们都是头天晚上连夜制作,第二天当天进行销售,绝不留存隔夜。

晨报记者 王萍

(原标题:悟空对阵大鱿鱼比拼促销)

编辑:SN123


虐恋来了?

虐恋似乎是一个离中国相当遥远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中国既没有虐恋者的俱乐部,也没有很多虐恋者去心理医生那里求治。然而我坚信,中国的文化虽然有其独特性,但中国人与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点多于不同点。


春晚节目涉抄袭不能不了了之

不少人会以“借鉴”为文艺作品涉嫌抄袭辩护。借鉴当然无可厚非,但借鉴必须尊重原创,不得照搬,如果借鉴只是在他人原创的节目中加上某些国内元素,就作为自己的原创作品,那“原创”也太容易了。出现抄袭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待抄袭不回应、不调查、不处理的态度。


谁是春节“红包大战”的赢家

说穿了,“红包大战”不过是一种改头换面的传统广告大战,只不过将原本整笔投出的巨额广告费化整为零,包上一个个红包扔出来,原本看得见、听得见却摸不着的广告画面、广告词,变成了既看得见也够得着的红包、钞票罢了。


当官不等于有知识

官只是一种职业,如果以为当了官,知识、道德就高于平民,那么,当官就是恶的。尤其恶的,是当了官就试图窃取知识、道德。所以,许爱民“骗”了个“陶艺大师”称号才是最恶的,因为他窃取了本不属于官的知识、能力符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